一个小留学生从抵触到渴望留在加拿大的转变

(序,此文作者为PEQ职业培训的另一群体 – 小留学生。他在国内可以算是 “小富二代”,衣食无忧。他对生活在加拿大态度的转变可以说是天翻地覆,但也是我们预料之中。因为他刚来加拿大想法与我们的羊先生15年前一样 - 赶紧毕业,赶紧回国。但是,时间长了,想法是会改变了。这里所要表达是,并没有好与不好,对与不对。作为家里做生意这位小留学生,选择留在加拿大生活而不是随他父母在国内参与生意,只是他对他自己人生的选择。)
 
 
2017年18岁高中毕业的我独自一人踏上了来加拿大蒙特利尔留学的路。来加2年的时间里,从一开始非常抵触加拿大,到如今极力渴望留在加拿大(移民加拿大),这潜移默化的转变有时让我自己都感到吃惊。
 
在高考之前,我的18年的人生完全有我的父亲帮我规划,我根本不需要为任何事情操心。高考之后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突然转变,认为我已经长大了,凡是应该有自己主见了。所以把我人生的决定权全部交还了给我。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决定出国留学会对我的人生有多大影响。幼稚又傻的我只是听人说德国的工业技术发达,重要的是高速路没有限速,适合飙车,我便下定决心去德国“留学”。由于我没有一点德语基础,所以必须要通过雅思考试才能弥补德语的空缺。于是,我开始了雅思学习。
 
我讨厌上课,经常逃学,所以学习进度相当缓慢。加上当我的三分钟的热情退却时,我开始产生了放弃的念头。这时我的堂姐正在申请一个加拿大的移民项目,她告诉我魁北克有一个PEQ留学移民项目也许合适我这样的年轻人,让我去了解一下。我简略地看了一下项目的课程,全是汽修,美容,厨师什么的 。我拒绝了,因为在中国这全是一些不入流的“下等”工作。但我父亲听说这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移民项目,且以我的学习定力和雅思水平申请加拿大大学也很难,就建议我还是应该去了解一下。当得知这个项目对英语成绩没有要求的时候,我立马决定去转战加拿大。因为年轻的我真的想尽可能快地摆脱父母的控制。

留学加拿大飞机
我当时并不清楚这对我意味着什么,对我的人生会有说明影响。我甚至几乎没做任何准备,便在几个月之后来到了加拿大。
 
当时我持语言和专业有条件录取信,所以我在上 PEQ 1800小时职业培训前,参加了3个月的英语培训。在此期间我交往了一位在远在英国留学的女朋友。她是我的初中同学。因为英国的假期很长,所以在1年的时间内我往返英国5次,只为陪她。接着很快我开始了职业培训的专业课程,我选择的专业是厨师。
 
蒙特利尔也渐渐进入了冬天。圣诞节前一个星期,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室友因为器材操作不当,右手手掌大拇指下方划出了一条五厘米长的伤口,血流不止。他立刻去医院就医。他大约是在早上十点左右切伤的,中午11点到了医院,护士看过后只是做了简单止血处理,直到下午六点才得到医生的救治。看着他的伤口,我特别害怕。因为来加拿大之前我在医院几乎没有排过队,在国内毕竟都有个关系。加上这里好吃的比四川少,女朋友也在英国,这些更加坚定了我回国的信念。
蒙特利尔医院
然而,厨师班毕业前的半年,迎来了我在加拿大生活的转折。因为长时间处于异地恋状态,我与在英国的女朋友分手了。在这之前她几乎是我加拿大生活精神的寄托,甚至是某种过分的依恋。除了在上课的时间外,几乎随时都在和她视频通话聊天;我也无心过多关心我的学业,和我的法语。只有每次和羊哥吃饭,看电影,逛街时被他一遍一遍说“学法语”。从分手之后,我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多,精力也越来越多。我开始走出自己的房间,不在沉迷于网络视频和游戏,每天都去皇家山或者老港散步,我爱上了这种出门就是风景的生活。
 
与此同时,我也结识了更多的朋友。我开始注意到我的那些韩国同学。他们的年龄从与我同龄的18岁到40,50岁的不等,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共同点:很努力。在每天高强度的厨师课之后,他们还会去工作或者学习法语。要知道在我来加拿大之前,我一直觉得韩国就是个一无是处,只会耍小聪明的劣等民族,这完全改变了我的认知。后来我发现不止是韩国人,蒙特利尔当地人也是如此。在这里我遇到的每个当地年轻人都独立的很早,几乎都是半工半读,这让我十分汗颜。在感受差距之后,我开始努力学习,坚持锻炼,规律了自己的作息,调整了自己的饮食,我发现生活中有着更多的精彩等待着我去探索,我也慢慢爱上了这种生活方式。
跑步
2018年下半年,在结束了厨师专业课之后,我回到了国内,陪伴我的家人。我计划把我法语学习的任务放在国内来完成。在我学习法语期间,我依然是坚持早睡早起,下课之后去锻炼。但由于饮食习惯的改变,在国内我无论吃什么都会腹泻,再加上四川人饮食辛辣,我经常拉肚子。平时经常会有朋友约我出去玩,我想拒绝他们,却又不好意思,但又感觉同他们唱K,上网,打牌,打麻将完全就是浪费时间。我开始感觉到我与国内生活的格格不入,在喧嚣的大环境下,美食的诱惑前,我也很难约束自己。我甚至会想到那些在加拿大的同龄人此时此刻正在付出多大的努力。
 
慢慢的,我开始感受到这两年我在加拿大点点滴滴的成长,比起我那些国内的朋友,我是幸运的,因为我看见了差距,找到压力;我是幸运的,我有一个安静的环境,利于我学习和思考。我终于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,而不是父亲告诉我该要什么。在国内我有这光鲜的生活,我不用等几个小时看病,也不用冒着大雪坐公交上课,我甚至可以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。但我永远不可能一辈子过这种靠着父母的日子,更永远无法帮助我成为独当一面的人。我之所以现在如此迫切的希望能够留在加拿大(移民加拿大),不仅是因为这里更有利于我潜心学习,更是喜欢这里的社会氛围和价值。在别人看来也许很幼稚,更有甚者或许会嘲笑我,但我明白了厨师,汽修等等都不是“下等”的职业。一个人只要劳动,为社会与人做贡献,他的价值就应该得到认可与尊重。这也是我在加拿大这些年里“我的价值观”的改变。



来自魁北克,服务加拿大!网络相约,快捷高效!

拥有华人移民顾问ICCRC与西人律师Avocat的签证,留学,移民及法律服务事务所。

电话(加)514 9986532,微信 13764350025

上一篇:在加拿大夫妻吵架莫在冲动下拨打911 下一篇:在魁北克如何离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