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Q与学签时间都不足,申辩后获取CSQ

L女士,2017年3月在尚未获取CAQ和学签study permit的情况下,在其当时中介的安排下,入读某所法语私立职业培训学校(2019年3月开课,L女士2019年5月获取CAQ,6月获取学签);2020年5月,L女士毕业。
 
2020年7月,L女士委托我们为其办理离婚手续。其前夫为非中国籍人士(非中国人),自2014年起离开蒙特利尔后并没有再返回。L女士有两个上初高中的孩子,如果不获取单独(完全)抚养权,加上其丈夫是不会配合出示相关证明。因此,她孩子是无法随行一起移民加拿大的。于是,我们进行了跨国的诉讼,在魁北克进行跨国诉讼离婚
 
由于受疫情影响与经过两次补料后,L女士离婚判决书最终于今年8月下发。在(
申请)判决书中,我们着特地要求了“AUTHORZIES the Plaintiff to apply for the children’s immigration to Canada without the authorization for signature of the Defendant”。在这里Plaintiff是原告,即L女士;Defendant为被告,其非中国籍丈夫。

随后,我们在今年9月递交其魁省PEQ申请。在递交申请的数日之后,魁北克移民局便发来了“预拒信”。魁北克移民局要求L女士补充一系列的材料,其中包括“父亲让其子女移民的授权书”,以及在2019年3月至5月和6月的CAQ和学签study permit(以满足其在学生身份时间内取得学位的正当性)。
 
这封信的到来让我们感到又气愤又担心。气愤的是判决书(为了它,整整等了1年)上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了L女士有权为其子女独立申请移民的条款,白纸黑字;担心的是由于之前中介造成的CAQ和学签的时间无法覆盖整个学习时间,会造成她PEQ申请极有可能被拒绝(之前也已听闻有这种拒签的案例)。

L女士是否能成功移民移民对她和其子女都有极为重要的影响。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,她可以说是
几乎没有退路。且不说这些年所投下去钱与精力,L女士作为单亲母亲在加拿大魁北克每月可以领取$1600加币的补助(直到孩子成年),并可以享受完全免费的医疗保障,这都是回国后不能享有的;更糟糕的是,L女士的子女无中国国籍,回国上学生活也将是困难重重。对于有些人来说,PEQ移民失败可能并不是“世界末日”。但对L女士来说,成功移民加拿大一定是会比打道回府好,200%的肯定。

在经过我们分析后,我们写了一份口吻不是那么恭谦的律师解释信。在上周五上传此信。很幸运的,本周一L女士就获得了CSQ,心里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了地。

当我们在arrima打开这个过签信后,我们的喜悦的心情胜过10多年前自己拿到了CSQ...对她来说太不容易了,这份CSQ承载改变一生的命运,包括两个孩子的命运。





来自魁北克,服务加拿大!网络相约,快捷高效!

拥有华人移民顾问ICCRC与西人律师Avocat的签证,留学,移民及法律服务事务所。

电话(加)514 9986532,微信 YangChen5149986532

上一篇:论魁省移民联邦等待时间 下一篇:有VJO是否一定能移民,新政PEQ该怎么办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